900932股票 民海生物是杜伟民当年作为重组康泰生物的资产

时间:2020-06-08 15:27:13   作者:admin
900932股票 民海生物是杜伟民当年作为重组康泰生物的资产。300004南风股份,股票信息网,股票停牌。

  本报记者 陈婷 曹学平 深圳报道

  近日,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300601.SZ,以下简称“康泰生物”)实际控制人杜伟民因离婚进行财产分割一事引起舆论关注。

  公告显示,杜伟民从个人持有的约3.45亿股康泰生物股份中划转1.61亿股给其前妻YUAN LI PING(袁莉萍,加拿大国籍),占上市公司总股本23.99%。按公告当日(5月29日)收盘价146元/股计算,所分割股份市值达235亿元。事件发酵一周后,截至6月5日收盘,康泰生物报139.6元/股,累计跌幅为4.38%。

  值得注意的是,近段时间以来,康泰生物的股价正处于历史高位。2019年5月30日至2020年5月29日,康泰生物股价累计上涨约189%,而袁莉萍在公告中明确表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增加或减少其在上市公司中拥有权益的股份的可能。

  《中国经营报》记者留意到,袁莉萍在2018年8月从康泰生物董事会退出,此前亦曾出现在杜伟民的一系列资本布局中。此次离婚分割股权一事让康泰生物的营运情况再次受到关注,同时也牵扯出杜伟民的“发家史”。

  针对上述相关问题,本报记者致函康泰生物方面。6月3日,公司办公地所在街道办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受康泰生物委托,转达公司暂时不方便接受有关实控人离婚事项采访的回复。

  股价与业绩增速背离

  在分割部分股权至袁莉萍名下之前,杜伟民的持股比例为51.26%。权益变动后,杜伟民的持股比例变为27.27%,袁莉萍则凭借所持23.99%股份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此前袁莉萍持股比例为0。

  股份之外,袁莉萍同意将所持公司股份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利委托杜伟民行使,并与其建立一致行动关系。公告称之为:“为保持康泰生物的正常生产经营不受影响,继续保持杜伟民先生对康泰生物的实际控制权。”同时,袁丽萍出具了一份《关于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函》。

  不过,表决权委托或一致行动可经协商后解除或终止,而且袁莉萍在公告中明确表示,未来12个月内将不排除增持或减持公司股份,加上近期公司股价处于历史高位,多重因素下还是引发了部分投资者对大股东减持套现的疑虑。

  今年以来900932股票 民海生物是杜伟民当年作为重组康泰生物的资产,康泰生物股价一路上涨。2月9日,康泰生物发布公告称,将与艾棣维欣(苏州)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合作研发新冠DNA疫苗,进一步刺激了股价。

  5月26日,康泰生物创出盘中152.57元/股的历史新高,公司市值突破千亿元;5月29日的收盘价更是让分割的1.61亿股股权市值达到235亿元;6月1日,康300004南风股份,股票信息网,股票停牌。泰生物股价报收140.78元/股,跌幅3.58%。

  公开资料显示,康泰生物的主营业务为人用疫苗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目前已上市销售的产品有无细胞百白破b型流感嗜血杆菌联合疫苗、重组乙型肝炎疫苗(酿酒酵母)、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等5种疫苗。此外,截至2019年末,公司的300004南风股份,股票信息网,股票停牌。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已获得药品注册批件并在生产中。同时,其拥有在研项目30余项,其中已申请药品注册批件3项。

  2020年一季度,康泰生物实现营业收入1.77亿元,同比下降48.12%;净利润242.42万元,同比下降97.57%。公司方面对此解释称,主要是受到公共卫生事件影响,产品销量下降所致。

  事实上,自2017年上市以来,康泰生物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速呈现持续下滑的趋势。2017年~2019年,公司的营收增速分别为110.38%、73.69%、-3.65%;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49.04%、102.92%、31.86%。

  记者注意到,其中,康泰生物的销售费用率远高于上市前水平。2016年~2019年,公司的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9.81%、53%、49.85%、40.37%。康泰生物方面对此解释称,受政策影响,自2017年1月1日起,公司由“经销为主、直销为辅”的销售模式转变为“直销模式”,大部分经销商逐步转做专业化推广商,在公司业务量稳定的前提下,销售服务费将大幅上升。

  不过,2019年,康泰生物300004南风股份,股票信息网,股票停牌。的销售费用同比大幅下降21.96%,却也未能拉动营收增长。

  而与业绩增速乏力作为对比的是,康泰生物2017年2月的上市发行价为3.29元/股,2020900932股票 民海生物是杜伟民当年作为重组康泰生物的资产年6月5日的收盘价为139.6元/股,其间已上涨42倍之多。

  今年4月28日,康泰生物对外披露定增方案的最新进展,根据其发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公司计划向12名发行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2727.27万股,发行价格为110元/股,募集资金30亿元。其中,21亿元用于全资子公司北京民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海生物”)新型疫苗国际化产业基地建设项目(一期),9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康泰生物货币资金为2.29亿元,同比减少54.64%。

  充满争议的过往

  离婚分割股权一事也将杜伟民、袁莉萍以及两者之间的资本布局置于聚光灯下。

  事实上,在通过持有离婚分割而来的股权成为公司股东之前,袁莉萍就曾在康泰生物担任要职。2011年5月15日至2018年8月21日,袁莉萍为康泰生物董事;2012年12月至2015年3月,袁莉萍任康泰生物副总经理。时至今日,袁莉萍仍为民海生物副总经理。

  民海生物是杜伟民当年作为重组康泰生物的资产。2008年,康泰生物股东大会通过增资决议,同意杜伟民持股75.1%的深圳市瑞源达投资有限公司(现更名为新疆瑞源达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源达”)及其他股东持有的民海生物100%股权作价2.42亿元出资。随后,瑞源达受让康泰生物38.75%股权,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杜伟民则担任董事长、总经理。

  天眼查信息显示,瑞源达恰是由杜伟民和袁莉萍共同出资注册,两人分别持股75.1%和24.9%,杜伟民任法定代表人,公司的经营范围是从事对非上市企业的股权投资、通过认购非公开发行股票或者受让股权等方式持有上市公司股份。

  2013年900932股票 民海生物是杜伟民当年作为重组康泰生物的资产,瑞源达将全部64.2962%股权转让给杜伟民等人,深圳民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将部分0.6107%股权转让给杜伟民等人。至此,杜伟民成为康泰生物控股股东。

  2017年6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一纸刑事裁定书又将杜伟民控制的民海生物卷入其中。

  上述裁定书显示,被告人尹红章在2010年至2014年间,利用担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和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的职务便利,接受民海生物法定代表人杜的请托,为该公司在药品申报审批事宜上提供帮助,单独非法收受杜给予的钱款30万元,伙同郭共同非法收受杜给予的钱款17万元。

(责任编辑:田云绯)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23456789@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